欢迎光临晋中新闻网! 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
 
A1副本.jpg
您的位置:晋中新闻网 > 文化

32岁缉毒警察牺牲 妻子之后每天对照片问你去哪了

2020/3/26 0:40:49     来源:晋中日报

  中缅边境的河流渡口。这里是毒品运输、贩卖的高发地带,也是重要的“缉毒战场” 记者 资渔

  32岁的民警李敬忠牺牲了。在侦破“11·04”特大贩毒案的过程中,毒贩的子弹击中了他。

  案件告破,英灵得以慰藉,李敬忠的战友们再次踏上了与毒贩进行生死较量的缉毒战场。毒品不除,缉毒之战便永不停歇。

李敬忠生前的照片 记者 资渔

  ■ 都市时报记者 付静萍 通讯员 魏黎 汤静

  一颗子弹飞出枪膛,击中了李敬忠的颈部。

  倒地之前,李敬忠凭借尚存的意识往前一扑,抓住车后门,伸手去抓毒贩。毒贩朝着他伸出来的手,又开了一枪。

  这是一场11月4日中午发生在中缅边境附近的抓捕行动。缉毒警们埋伏在橡胶林附近的农场里,静待一群跨国而来的毒贩。面对持枪的对手,李敬忠是第一个冲上去的,他中弹倒下了,为身后的战友挡住了毒贩的视线,还有子弹。

  “以后,我要到哪里去找你? ”

  她像犯了魔怔一样,急急忙忙跑去问丈夫的同事,“李敬忠到底是去哪里执行任务?是不是去做卧底了?”

  西双版纳的深秋与寒冷相距甚远。路边的植物依然茂盛葳蕤,湿热的空气弥漫在干净的街道周围,笔直的椰子树遮出一路阴凉。

  午饭时间刚过,小刀望着窗外的蔚蓝天空,起身泡了一杯普洱茶。丈夫李敬忠爱喝茶,每天下班,他会给她打电话,很开心地问:“你在哪里?我要回来啦,茶水泡好了没有?”她有时候故意逗他:“我出去玩了。”电话那端就会紧张地不停追问她“去哪里了”。这时,她会立即笑开——“早就回来了!茶水都凉了。”

  小刀真的不相信,丈夫已经从她的生活中彻底消失。李敬忠牺牲后,她连家里的床铺都没有动过。办完追悼会的第二天,她做了一个梦——丈夫回到家,完好无损的模样,站在门口说“我又没有死”。小刀急切地问他:“是不是真的?那你赶紧去单位跟他们讲,后面的事情都不用弄了,反正你回来就好。”

  然后,梦就醒了。

  她像犯了魔怔一样,急急忙忙跑去问丈夫的同事,“李敬忠到底是去哪里执行任务?是不是去做卧底了?”同事无言以对。

  她想了想,明白自己问的这个问题有点傻。“你们不要当真,我就是说说……”

  她知道,丈夫的葬礼明明已经办完了。葬礼那天,3岁的儿子喊敬忠,“爸爸,你起来嘛!我们回家。”敬忠没有起来,孩子也再没问过。也许,在孩子的意识里,爸爸是去很远的地方上班了。但对于小刀而言,她永远无法忘记李敬忠在她面前离去的那一刻。

  她赶到景哈乡医院的时候,救护车就停在那里没有动。她跳上救护车,见丈夫闭着眼睛躺着,脸上、身上全是血。她抱着他,他却没有动。有人拿了一条毯子要给李敬忠盖上,“不许盖!”她突然大喊:“怎么都不给他吊针水?怎么不测心电图?什么都不给他弄!”

  “敬忠,敬忠。”她一直哭着喊,以为只要大声喊他就能听到。后来医生也给他输液了,但她意识到,在她赶到医院之前,她的丈夫已经没有了呼吸。

  他的身体还在流血,她的手上、身上都是他的血,她就一直抱着他,他的身体还是温暖的。后来小刀曾想过:如果那天早上她出了什么事,敬忠可能就不会去(执行任务),也就不会中枪了。

  “现在想,还是留不住。”小刀一直抓着他的手,车子到达殡仪馆,遗体将被安放入棺,她只得缓慢地放开他的手。她当时在想:敬忠,这辈子我牵你的手只能到这个地方了,以后,我要到哪里去找你?

  自出事后,每天,她都会对着李敬忠的照片,说一说当天发生的事情,絮絮叨叨地讲“我怎么样”、“儿子又怎么样”。说完,她又念:“今天是第几天了,你到底去到哪里了?”

  茶几上,那杯泡好的普洱茶已经凉了,等待的人却没有再回来。

李敬忠中弹牺牲的地点

   “抓捕!”

  李敬忠往前猛冲的瞬间,车内传来“砰”的一声枪响。一颗子弹射来,打穿了他的颈总动脉,击碎了他的颈椎。

  出事头一天晚上,李敬忠忙到深夜才回家。见小刀还没睡,李敬忠提醒她“这个月的房贷还没有还”。小刀就让他去把银行卡拿来给她。等她用手机还完房贷,他说了句:“以后这个卡你就留着了。”

  小刀觉得心里“咯噔”一下——银行卡的卡号她已经存在手机里了,为什么还要留着卡?

  “你太辛苦,拿去买点东西吧。喜欢什么就买什么。”听了丈夫的话,她当时没多想,觉得他是因为工作忙,陪伴自己的时间会越来越少,才干脆把卡留给自己。

  此时,她不知道的是,李敬忠所在的景洪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已经获知,一起跨国武装贩毒案的毒贩正在密谋潜入境内进行毒品交易。为了侦破这起案子,缉毒民警们已经连续跟踪一个多月。

  西双版纳州与缅甸、老挝接壤,毗邻世界两大毒源地之一“金三角”,长达966.3公里的国境线没有多少天然屏障,长期面临毒品的渗透、过境、甚至消费。今年10月,李敬忠刚刚升任景洪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副大队长,这是他上任以来参与的一起重要案件。据线报,毒贩的交易地点距景洪市区60多公里,在丛林茂密、小道众多的景哈乡中缅边境线附近。

  这是一起背景复杂的跨国武装贩毒案,且涉枪涉毒,危害巨大。考虑到当前抓捕时机成熟,禁毒大队连夜部署,决定11月4日到交易地点附近埋伏,伺机抓捕毒贩。

  那天,小刀的亲戚在医院做手术,她忙完工作要赶去医院探望。后来她听说,那天早上有车到楼下来把丈夫接走,他像往常一样去执行任务。

  小刀知道丈夫的工作需要保密,久而久之,夫妻间形成一种默契——只要他不说,她就不会问他去哪里。经常有亲戚打电话问她,“我今天见到敬忠了,中午要不要叫他来家里吃饭?”她总是回答:“如果他碰面了不跟你打招呼,那就是他在忙,不用管他。”

  11月4日上午,李敬忠和他的战友们去往景哈乡戈牛村。村子与缅甸仅一河之隔,当地人称“勐滩河”,河面宽十多米,河岸两边种植着成片的橡胶林。住在河两岸的边民大多是亲戚,经常去河里打鱼,婚丧嫁娶,互相往来。

  毒贩选择的交易地点没有任何天然屏障,一旦发觉情况不对,毒贩轻易就能将毒品弄回缅甸一侧去。民警们埋伏在附近的农场里,等待着。

  透过车窗,窄窄的水泥路上摩托车来来往往,每一辆看着都可疑。“他(毒贩)也侦查我们,我们也侦查他。”李敬忠的战友说,毒贩非常狡猾,每次交易之前往往会反复踩点,看是否有陌生的车辆、陌生的人出现。如果发现情况不对,就立即停止交易。

  中午12点20分,山林里分外寂静。开车潜入境内的毒贩未发现异常,准备开始毒品交易。警方前哨即刻发出信号,副大队长李敬忠下令:“抓捕!”

  现场视频显示,整个抓捕行动非常短,只有不到一分钟。警方鸣枪示警的同时,李敬忠第一个冲向毒贩驾驶的车辆,其余抓捕组同时行动。

  就在李敬忠往前猛冲的瞬间,车内传来“砰”的一声枪响。一颗子弹射来,打穿了他的颈总动脉,击碎了他的颈椎。凭借仅存的意识,李敬忠又往前猛冲3米,扑向车后门,伸手去擒毒贩。

  毒贩再次扣动扳机,子弹击中李敬忠伸出来的手。李敬忠仰倒下去,鲜血喷溅到车上,流在了地上。

中缅边境没有多少天然屏障,穿越国境的小道很多

  “习惯了,就没什么了”

  有一次,小刀坐车经过勐养收费站,见丈夫在那里查车。他上车,她看着他,他也看着她,却不说一句话。

  这次任务几天前,赵庚和李敬忠聊起过孩子。“我们两家孩子都小,还说改天有空,几家人出来找个好玩的地方,带孩子一起玩。”

  平日与战友相处,李敬忠话不多,喝了酒后,话多一些。他曾经对战友说过,来到禁毒大队当侦查员,他“很有成就感”。

  干缉毒,有成就感就意味着有危险,他们却只字不提。2001年进入禁毒大队至今,赵庚磨炼成了老缉毒警,早已习惯这份工作带来的一切。“这种生活,慢慢地大家都习惯了,习惯了就没什么了。”

  战友之间几乎从不谈论关于危险或死亡的话题。面对家人和朋友的询问,他们的回答也是轻描淡写、一笔带过,或是专捡有故事没危险的说。人家问“会不会有枪”,回答得也是很轻松,“会有啊,但很少。别担心。”

  为了家人的安全,缉毒警办案时几乎从不和熟人打招呼。有一次,小刀坐车经过勐养收费站,见丈夫在那里查车。他上车,她看着他,他也看着她,却不说一句话,她差点就要喊他了,却见他转身下了车。

  小刀很纳闷。后来她打电话给他,他说:“你不知道我在查车?还要讲什么?”

  他们是经朋友介绍认识的。小刀知道,李敬忠的童年过得很坎坷,他幼年丧父,上面有一个姐姐,母亲艰难地把姐弟俩拉扯大。小刀一心想要给予他更多的爱,只要丈夫喜欢这份工作,她就支持他。

  刚结婚的那两年,小刀每天要坐半小时的班车去上班,只要不出差,李敬忠每天早上6点半准时起床,骑着摩托车送小刀去车站。后来小刀回想起来,很惊讶。”他竟然能坚持那么久,每天都送我去上班,从来没有间断过。”

  领了结婚证后,由于李敬忠工作太忙,婚戒都是小刀自己去买的。有时候在饭桌上,或者是睡觉时,一个电话打来,李敬忠马上就走了。

  小刀怀孕六个月时,某个周末早晨,李敬忠陪着她去吃早点,刚吃到一半,电话响了。接完电话,李敬忠却没有走,一直等着她吃完,把她送回家,才匆匆赶去单位。这是他唯一一次“掉队”——他没有赶上大部队,所有人都出任务了。

  小刀记得,那一整天,李敬忠“就像丢了魂一样”。

  李敬忠牺牲后没几天,他3岁的儿子发烧了。小刀带他去医院看病,旁边有个父亲带着小女孩也在候诊。看了这对父女几眼,孩子忽然转头对小刀说:“妈妈,爸爸已经不在我们身边了。”她问孩子怎么知道的,孩子却不再说话。

  从医院回来,儿子对她说:“妈妈,我现在没有钱。等我长大了,有钱了,我要去给我爸爸买一套衣服。”

  小刀听了很难过,“儿子,不怕,要是你现在要买,妈妈带你去买。”

  “我现在不买。等我长大,我有钱,我要自己去买。”

李敬忠(图中)生前工作照

  “第一时间想的是救人!抓人!”

  李敬忠颈部被击中一枪后,并无丝毫迟疑和踉跄,而是继续向毒贩猛扑。正是他的这个举动,为身后的战友挡住了毒贩的视线和子弹。

  李敬忠牺牲后,云南省公安厅痕迹专家曾对当时的抓捕现场进行重建和复原。

  专家说,李敬忠挨的这一枪非常致命,颈部是人的要害部位,遭到重创的话人会立即倒地,失去生命体征。但是,李敬忠颈部被击中一枪后,并无丝毫迟疑和踉跄,而是继续向毒贩猛扑。正是他的这个举动,为身后的战友挡住了毒贩的视线和子弹。

  “看见他中枪,第一时间想的是救人!抓人!”参与行动的另一名缉毒警回忆,李敬忠被击倒后,车内持枪的毒贩跳下车企图逃跑,被追上来的民警们死死抱住,夺下枪支。毒贩被擒住了,战友们迅速把上身沾满血迹的李敬忠抬上车,送往医院。

  “我们想着,一定能救回来的。”每年侦破几百起案件,缉毒警察总会遇到毒贩持有武器的情况,但这次,林新是第一次看到战友当着自己的面倒下。“我们把他抬上车时,他还有呼吸的。”林新的车负责断后,他是最后一个赶到医院的。

  一进去,林新看见救护车停在那里,医生围在李敬忠身边,神情凝重。他记得自己吼了声:“怎么不抢救啊?”

  医生把他们拉到一边:“呼吸、脉搏、血压,三项体征都没有了。”林新想不起来自己当时有没有流泪,只记得医生告诉他,他的战友李敬忠““三个生命体征指标都为零了”。

  11月4日下午1点20分许,医生宣布李敬忠牺牲。今年,他32岁。

  11月5日晚,经过30多个小时连续奋战,在缅甸警方协助下,西双版纳警方陆续将该案4名犯罪嫌疑人抓获,缴获枪支2支、毒品21公斤,作案车辆1辆。

  抓获嫌疑人后,出于案件办理和善后的需要,李敬忠的战友和同事曾一次次带着相关人员回到案发现场。最后一次,林新是带着媒体记者去的,他已十分疲惫,全程几乎未说一句话。

  车子停在路边,他站在正午的太阳底下,眯眼颔首,从兜里摸出打火机点燃一支烟,接着,走向李敬忠倒下的地方,缓缓地蹲下,把烟放到巴掌大的石片上。石片上面,还散落着五六支未燃尽的香烟。

  然后,他转身拉开车门坐进去,发动车子,加速。后视镜里,那块石片上有几缕烟雾缓慢升腾。

  (文中受访对象均为化名)


相关阅读:
股票学习网 http://www.168chaogu.com/
网站简介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工作邮箱
新闻刊载许可:国新办发函[2003]01号   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(宁)字第056号
主管单位:晋中市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:晋中日报社 
Copyright © 2003-2014 晋中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